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數風流人物 線上看-己字卷 第一百零七節 廟小妖風大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数风流人物
邢氏不以为然,冯紫英固然好色,但是人家年龄摆在那里,又是一门三房单传,自然是想要多开枝散叶的,多纳几个女人怎么了?
不过具体到自家女儿身上,肯定是不乐意了,邢氏也不敢反驳。
“老爷,妾身还是觉得不至于那般,冯家大郎也是懂分寸的,若是司棋、紫鹃这等丫头被他破了身子那也罢了,可像二丫头这等姑娘,日后便是真要入他冯府,那也是要见白绫染红的,他也不怕他自家府里人闲话?”
邢氏的话让贾赦一下子又恼了,“谁说二丫头要给他当妾了?我还没发话呢,这贾家颜面何在?”
见邢氏又不做声了,贾赦强压住内心的不悦,沉声道:“去把岫烟叫来问问,这府里流言蜚语如此,她这个当侄女的难道就没说给你透个信儿?”
邢氏无奈,也只能让小丫鬟去叫邢岫烟。
邢岫烟还在栊翠庵中和妙玉说着闲话。
“我以为宝琴也是一个心高气傲的性子,但是没想到会……”妙玉的确没有想到过薛宝琴那等出尘脱俗的人才,居然要和宝钗二女共侍一夫,去给冯紫英做妾,而素来光彩照人的宝钗居然也同意了,这真的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姐姐,心高气傲也好,出尘脱俗也好,女孩子始终要有一个归宿。”邢岫烟淡淡地道:“宝琴姑娘被梅家给耽误了,退婚之事让她几乎要想嫁一个好人家变得不可能,而以她的性子,姐姐觉得能接受一个终日为柴米油盐奔波的寻常家庭,成为成日困守于蜗居中相夫教子的俗妇?”
“宁为鸡头不为凤尾,难道这世上就找不到一个好人家了?”妙玉意似不屑,“非得要在冯紫英这棵树上吊死?”
“姐姐,倒不是说找不到了,但是对于薛家来说,恐怕也有多重意思,一来冯大爷为薛二爷找了一门好亲事,当朝御史的嫡亲妹妹,也是冯大爷同科同学,知根知底,二来薛家现在的情形都看得出来,日益沦为寻常商贾人家,皇商现在也是越来越不景气,若是不能有一个好的依靠,只怕下一辈就要泯然众人,真正沦为寻常商贾人家了。”
邢岫烟·显然要比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妙玉理性清醒许多,“对薛家二婶来说,薛家二爷才是支撑起薛家未来的关键,可是薛家二爷又是一个读书不成的,那怎么办?单靠做些营生可撑不起薛家未来,那么有一个能够扶持自己儿子的姑爷,当然就很必要了,至于宝琴姑娘,终究要为他人妇,当初薛家选梅家未尝不是这种想法,只不过梅家却瞧不上薛家悔婚罢了。”
“妹妹的意思是薛家二房这是有报恩酬谢的意思?”妙玉当然不傻,只是不太通时务罢了,岫烟这么一说,她也就明白了,“还有就是寻个靠山,还是在为薛家打算?”
“君看随阳雁,各有稻粱谋。”邢岫烟轻叹,“哪一个又能摆脱自家的羁绊,无所顾忌的按照自己心意行事呢?”
妙玉脸色微变,沉默不语。
邢岫烟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话触动了妙玉的某些伤痛,想要解释,但是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姐姐莫要怪妹妹话语有些直白了,便是姐姐一样如此,虽然小妹以往也觉得伯父对姐姐和婶婶不起,但是随着年龄渐长,经历越多,感受越深,伯父当年也应当是迫于无奈,许多事情不是他能左右,他也需要顾及诸多方面,而对姐姐,小妹还是以为伯父已经安排最为妥帖了。”
妙玉脸微微涨红,略带恼意:“妹妹何出此言?难道我就只能嫁人,我便要寻个清静自在也不能?”
岫烟清丽秀雅的脸上掠过一抹无奈之色,“姐姐,这个世界恐怕也不是你我这等人想要寻个清净自在就能行的,像那一日你我遇上的情形,我们招惹谁了?若非倚仗冯大爷的名声,只怕你我姐妹尽皆……”
岫烟没说下去,但是妙玉却无言以对。
“再说了,便是那等出家人所在之地,不也一样要被凡尘俗事所滋扰,化缘,垦田,祈福消灾,哪一样能不闻不问?便是这栊翠庵,若是贾家日后不行了,无人供给,姐姐不也得要自食其力?”
岫烟的话挑开了妙玉最后一层遮羞布,但妙玉这一回却没有恼怒,只是呆呆地出神。
见妙玉怔怔出神,岫烟也轻轻叹了一口气。
她其实何尝不明白这位自小一起长大的闺蜜心中所想。
无外乎就是觉得同为林公之女,觉得自己母亲也是官宦出身,只不过命运不济外祖父遇祸下狱,母亲被打入教坊司,正因为如此她便觉得只是命运一个错位便让她只能是一个连庶出女都不如的身份出现,到最后甚至还只能给妹妹当陪嫁作媵。
自诩容貌姿色、文采性情都不输于自家妹妹,一心想要在各方面压对方一头,但是最终却要以这样一种方式将姐妹俩命运捆绑在一起,这如何能让心高气傲的妙玉接受得了?
这也是她为什么对薛宝琴同样接受了要和薛宝钗一起嫁给冯紫英这种现实感到无法接受的原因,要知道之前她一直隐隐视宝琴为知己,实际上二人性格并不相投,不过是觉得身份处境有些相似罢了。
谁曾想一眨眼,薛宝琴却也要给冯紫英为媵了,这种梦幻破灭的感觉让人太难以接受了。
二人正相对无言,却听得栊翠庵外门槛响动,却是岫烟的小丫鬟篆儿来寻。
“老爷太太要姑娘马上过去。”
岫烟吃了一惊。
太太找自己也就罢了,自己姑母,岫烟隐约感觉可能是自己父亲的事情,这段时间自己父亲神出鬼没,经常夜不归宿,后来才知道父亲经常去赌场赌博。
她当女儿的只能苦口婆心的规劝,一度和母亲跪在父亲面前求他莫要再去,但是却没有收到多少效果。
可连老爷都要过问了,那自己父亲真的闯下什么大祸了?
“篆儿,老爷太太可说什么了?”岫烟咬着嘴唇道。
“姑娘,是费大娘来让婢子找姑娘的,不曾说什么。”
篆儿知道自己并不太得岫烟喜欢,而篆儿同样也不怎么看得起这个空壳子姑娘,不过是太太同父异母的侄女儿,而且太太也不太喜欢这一家人,只是碍于情面才不得不接纳,她却真把自己当成了姑娘了。
“妹妹,可是有事?”见岫烟神色不对,妙玉赶紧问道。
“没什么,姐姐,我先过去了,明日再过来,对了,宝姑娘也在约我们明日去蘅芜苑小坐,明日我们便一起吧。”
岫烟稳了稳心神。
“算了,我就不去了,妹妹去就是,我还是一个人在庵里自在。”妙玉摇头。
“姐姐还是去吧,宝姑娘人心纯善,诚挚邀请,你不去,反倒是让人觉得你见外了。”岫烟劝说道:“你不是和宝琴姑娘有话要说么,正好啊。”
迟疑了一阵,妙玉终于点头。
邢岫烟这才跟着篆儿一路疾走去了贾赦院子。
听得自己姑母劈头盖脸的训斥夹杂询问,岫烟也是满腹委屈,但是却不能形诸于色,只能婉言解释:“老爷,太太,冯大哥何等英雄人物,岂会做这等下作苟且之事?便是……”
“便是什么?”见岫烟欲言又止,邢氏厉声道。
“便是二姐姐真的仰慕冯大哥,也是正常之事。”邢岫烟淡然道:“二姐姐年龄不小,平素里也未曾见过其他男子,冯大哥经常来往府里,也不曾见外,但冯大哥和二姐姐风光霁月,侄女是绝对信得过的。”
“哼,你知道什么?”贾赦毫不客气地道:“冯紫英固然有才,其他德行倒也无甚说的,但是唯独在女人身上他是过不得关的,三房妻室还不满足,却要打二丫头的主意,我是断断不允的。”
岫烟低头不语。
邢氏迟疑了一下,却见贾赦示意,只能硬着头皮道:“岫烟,你平素里和你二姐姐往来颇多,嗯,可发现二丫头有无其他失德之举?”
“嗯?”邢岫烟一时间不明白姑母什么意思。
邢氏不好启口,贾赦悻悻拂袖而出,邢氏这才低声道:“府里有无说……,二丫头已经失贞……”
邢岫烟脸色骤变,“这是何人如此恶毒?二姐姐葳蕤清白,如何可能做这等之事?侄女可以担保二姐姐绝对清白,从无失德之举,……,前几日我还和二姐姐在一起绣花,二姐姐也别无异样,……”
官人,请滚开 金晶
见侄女说得斩钉截铁,邢氏也稍微放心,若是迎春失贞,那她这个嫡母也是有责任的,她也知道自己这个侄女素来精明,便沉吟着道:“岫烟,那依你之见,这等谣言是何人所出,意欲何为?”
“姑母的意思是……?”岫烟心中一惊。
邢氏咬牙切齿地道:“这必定是有人故意要毁二丫头声誉,只是我不知道此人的目的意图何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