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3ngu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線上看-第169章 罰你當個女嬌娥閲讀-t2e1m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紫冰近日的异动自然被宋紫云收到了,他循着踪迹来到幽冥城,就见魔尊跟他笑语晏晏,柔情蜜意。
骚包小白脸是什么好东西,竟敢跑到我魔界的地盘撒野,简直是放肆。
苏青之定睛一瞧,自己起身太急,案桌上的汤碗将宋紫云的衣服泼了一团水渍还冒着丝丝热气。
“惊扰了军爷…”
她话还未说完,就听掌柜的抱头鼠窜大喊着:“娘子手下留情,我昨个没去赌,真没有!”
老板娘拿着擀面杖追着他打,将自己一推趁势跌到了宋紫云的怀里。
四目相对,宋紫云的脸颊瞬间就成了红苹果,支支吾吾地说:“唉..你..”
大哥,你再看下去,我的身份就暴露了。
电光火石间苏青之垂下头,恭敬地说:“那我赔你多少银子合适?”
须臾间她就见冷千杨撇下自己大步走,走了?
“千杨!”
苏青之软语唤道。
她越叫走得越快,完蛋了,这个男人又炸了。
“呼!”
眼前一片漆黑,苏青之发现自己被人拉进了一条乌巷里。
“是我。”身旁的男子低低的说。
“紫云,是你?”
苏青之定睛一瞧,带了几分欣喜说。
“怀玉!”
街道上亮起一阵耀眼的金光,乒乒乓乓,一顿噪杂之声。
这么快,他就找来了?
“快通知炎魔殿戒严!”
苏青之一把推开宋紫云,往巷子外跑去,大喊道:“我在这!”
眼见仙君的脸黑如锅底,寒气森森,苏青之讨好地摇了摇他的衣袖说:“别生气,我给你买礼物!”
哼!冷千杨余怒未消,抬脚欲走,就被她抱住了腰。
他恶作剧地将苏青之的发髻弄成了一团鸡窝冷声说:“什么人都敢扑,嗯?”
“真的是没站稳,借我十个胆子也不敢,我只扑你一个!”
顶着鸡窝头的苏青之扬起小脸,撒娇似的摇了摇。
“两个大男人在一起,世风日下啊。”
“长得那么俊,怎么不喜欢女人呢,一看就是仙界那帮伪君子!”
冷千杨脸上红白交织,忽然有了主意:“罚你今日当个女娇娥。”
苏青之心里狂喜,面上依旧一脸委屈嘟囔着说:“好吧。”
众人来到幽冥城最大的服饰店:云裳,苏青之挑中衣服欢喜地穿上了身。
“千杨,我好了。”
冷千杨只觉眼前一花,门帘里走出一位娇俏少女,发鬓高耸,峨眉淡扫,嘴角扬起浅浅的酒窝。
服饰以黑色的衣袍为底面,外面披了一层精致的娟纱绣有牡丹,行走间环佩作响,引人遐思。
他的呼吸瞬间停滞,痴痴地看着眼前人喉头滚了滚。
“哇,苏师弟美呆了,宛如神女降临,好有气质。”
“与仙君站一起太配了,太仙太好看了!”
“祸水,妥妥的就是红颜祸水!”
“我见犹怜,楚楚动人,我..我都有点把持不住了!”
众弟子们看直了眼睛,惊呼道。
“咳咳!”回过神来的冷千杨蹙眉不悦:“换了!”
沉醉在众人艳羡目光里的苏青之神色一愣,咋的了这是?
掌柜的眼珠一转猜出几分他的顾虑,哈哈一笑说:“公子不必烦忧,带上这个筚篥保管给你挡的严严实实。”
“有双层的没有?”
冷千杨心念一动,想到了法子。
“喂,你这是发什么神经?”
“带着双层筚篥,我怎么用膳?”
苏青之还在抱怨就见自己头上套了个黑不溜秋的筚篥,他还贴心地在上面剪了两个窟窿?
他剪完窟窿后,又奇思妙想在外面吊了根红色的长舌头?
苏青之看着镜子里的黑无常差点晕过去。
高大上的女神,立刻变成一个熊猫眼的女无常,丑死了!
“不要筚篥,衣服买了!”
苏青之叉着腰,坚持自己的审美不动摇。
“买了只许穿给我看!”
冷千杨紧攥着她的手腕,警告的眼神扫视了一遍全场。
醫 門 宗師
“仙君威武!仙君威武!”
气氛沉默几秒后,吃瓜群众爆发一股彩虹屁的浪潮。
“衣服不买了。”
苏青之哪敢冒险,万一被聪明的他发现端倪,狗头不保,追查大业也就夭折了。
“这是什么糖,看着乌漆嘛黑的。”
她停在花花绿绿的小摊贩前,彬彬有礼地问道。
“不识货就别瞎摸,这是我们战神研发的新产品,黯然销魂丸,吃了叫你笑个够。”
小贩看苏青之的服侍不像是魔界中人,语调戒备又冷淡。
得了,跟战神沾边的还是免了。
此人这会正在气头上呢。
苏青之拉着他走过店铺,一眼就看中了陈列柜最上方摆着的一对簪子,通体莹润雕成精巧的兰叶形状,爱了爱了,就这对!
“千杨,快闭起眼睛,小宝送你个好东西。”
苏青之眉开眼笑,拉长语调对冷千杨说。
油嘴滑舌,冷千杨斜眼瞧着神神秘秘的苏青之,用扇柄顶开她的爪子说:“莫挨我。”
傲娇的狮子要顺毛捋,苏青之摇摇他的衣袖说:“别闹,我们还要去办正事呢,快!”
浮沧录
冷千杨闭着眼,满心欢喜地等着甜甜的吻,却见他给自己换了发簪?
“是一对的,以后你那同色系搭配都免了,我就喜欢水墨那套配这个绝美。”
苏青之笑的张牙舞爪,饶有兴致打量着一脸郁色的仙君强调道。
“一对的?”
冷千杨咄咄逼人的视线恍若钩子,剥去她的外衫,四处游移最终停在了那对小小的酒窝上。
敢用眼神开车的男人惹不起,如果自己身后有尾巴,此时一定会摇断的。
危宫惊梦
“嗯嗯,快给我戴上。”
苏青之郑重的捧着发簪说。
炎魔殿的大堂外,冷千杨等人等了许久,才听有侍卫缓缓走来通报。
他看见苏青之瞳孔猛地一缩,战战兢兢地说:“魔尊..有请..”
冷千杨猛地嗅到了一丝异样,盯着侍卫多看了几秒。
苏青之心里警铃大作,附和着说:“还请侍卫大哥在前面带路。”
“噗通!”
她一开口侍卫就跪了下来,身子抖成一团。
冷千杨的眼神更写满了戒备之色说:“你抖什么?”
苏青之一拍脑门,想起自己以前立的规矩。
最讨厌别人走在自己前头,如敢犯就自请跳岩浆。
一旦露馅今日这里就是修罗场。
苏青之从衣兜里掏出一颗黯然销魂丸递给侍卫说:“别怕,只要你笑的好看,我家仙君不会随便杀人的。”
侍卫吃完糖果,变成了迎风狂笑的大傻子:“仙君,哈哈..这边请..”
他走在苏青之身旁,走得磕磕绊绊,忽然脚下不稳摔在了坭坑里?
此人变成一个小泥猴还呲着牙笑着说:“马上就到。”
“小宝,敢背着我买糖?还是战神研发的糖?”
赶紧狡辩,苏青之一本正经地说:“战神没你帅,没你牙白,重点是没有这根兰叶玉簪。”
“这个糖以后多买点。”
冷千杨宛如看智障一般盯着小泥猴看了几秒,嘴角一勾。
买你大爷!
丢了我魔界的脸面,你就这么开心么,苏青之暗暗磨牙想。
黑色荒原上矗立着威严的大殿,顶部的旗帜随风飘扬,写着大大的苏字。
一踏入温暖如春的大殿,冷千杨就发觉脑袋隐隐作痛。
这黑红柱子上雕刻的狼云纹,远处悬挂的彼岸花图案的壁灯,为何看着有点熟悉?
苏青之跟在冷千杨身后,扫视着堂下作陪的臣子,只有宋紫云一人,谭弟呢?
谭弟为何一直不见露面?
白神医…谭弟!
她忽然觉得十个手指奇痛无比,痛的连茶杯都端不住。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